相信吧,你若盛开,清风徐来。如果现在没有成功,那说明还没有优秀得闪闪发光,还配不上某种荣誉。所以在那之前,只要沉下心来做事、睡觉、吃饭就好。

今天心情有点down,一个不小心又控制不住眼泪了。长这么大还控制不住哭,真的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。回家来一个人想想清楚,开导开导自己吧,也许对以后的我,看到这段话根本想不起来今天发生了什么。但现在我还是蛮难过的。一天天长大,才会看明白很多事情。

咯吱咯吱

今天的风特别大,吹得房间的窗户轻轻晃动,阳台的门和门框摩擦发出咯吱咯吱响。这样的响声好久没有听见了,这样的响声仿佛是在儿时听见过。

以前听到这样的响声,一般是在午睡的时间。爸爸妈妈中午要睡觉,我们这些孩子是睡不着的,就管自己在一旁玩耍。爸爸妈妈睡觉需要安静,我们便不发出一点声音。这样一来,风吹动门窗发出的咯吱声在安静中便尤为明显。隐约中,仿佛还能听到爸妈细细的呼吸声,翻身时摩擦床单的窸窣声。

今天,也是这样一个午后,阳光依旧灿烂,风也这样吹着,爸妈估计此时正在店里小憩吧,我也打着瞌睡,想要眯一会儿了。


收拾旧物

我是一个喜欢旧物的人,总想着可以留作纪念,一直舍得丢,这就导致房间旧物堆积,没有女孩子房间的干净清爽。实在是看不下去了,打算把这些再筛选一番,剩下些有用的。

我收拾东西喜欢把所有东西全部摆到地上,然后坐在旧物堆中,一样一样看,一样一样擦,一样一样又放回到原来的地方。这样一来,东西完全没有变少,只是变干净了一点,变整齐了一点。这次坚决不能像以前那样,该丢的就要果断丢弃。哗啦啦从书架上搬下来一大堆书,有些适合小朋友看的书,下周带到学校去给小朋友看,有些不会再翻的书全部卖废纸掉。从小到大的奖状,一本本网络美少女,学期末的成绩单等等等等全部都要被我抛弃了。

打开床旁边的那一大个整理箱,我的初中高中...

今日是我家亲戚的四十岁生日。
在我的家乡,大家在整十岁大生日的那天都是要请客的。大概就是烧两桌菜,把亲戚们叫在一起吃一顿。因为家中的一些原因,本来今天是不烧的,但是想着这样的生日有点凄凉,加上又在萧瑟的冬天,想想还是热闹一下吧。
心里的想法总是好的。想着大家聚在一起挺热闹的,说说笑笑,就算只是家常小炒,那也总归是温馨的。但是事实总是和想象的相距甚远。
到了那儿以后,感觉大家都有点儿冷冷的,一下子我的人热情就被熄灭了,原来是剃头挑子,一头热。他们对于这个生日并没有什么想法,我们的到来,倒像是给人家添麻烦了,晚上还得烧桌菜来给我们陪笑脸。大家吃得冷冷清清,兴致寥寥,仿佛都在强颜欢笑。吃着桌上的菜,喝着杯...

冬天开始变得寒冷。就算我的被子已经盖得像我想象中的北方的雪一样厚,还是感觉很冷。

我怕他们疼

今天有一件事让我红了眼眶。

11.9就是运动会了,一直到今天,我们班的运动员还没确定下来,也许我们班真的没有什么运动天赋吧。就连长绳的甩绳人员也至今找不到合适的。放眼其他班,大个子的男生有好几个,他们自然而然成为了甩绳的主力。再看看我们班,男生基本都是小小的,瘦瘦的。难得两个看起来比较高大的,但是力气太小,难以但此重任。无奈之下只能由小个子男生来。有个男孩子虽然个子比较小,但是难得甩绳比较顺当,这是至今为止唯一一个可以甩绳甩得比较好的男孩。我还得再找个孩子跟他搭档。据同学们侦察反应,有个胖胖的小男孩还不错,我就打起了他的主意。虽然跟其他班的不能比,但好歹是有两个人可以把绳甩起来了,我稍微放心...

采花大盗

明黄色的火焰燃烧在枝头

1 / 10

© 周玉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